一个综合性文章门户网站
www.xingfumofang.cn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学百科 > 微小说 >

黑熊杀子

时间: 2020-04-14| 作者:晓峰 | 来源: www.xingfumofang.cn

几十年前,我们百里河一带的深山里,大树参天,灌木丛生,是许多野生动物的乐园。

村里人除了在周围的低岭上种些地瓜,就没任何可种的粮食了。所以男人们就到深山里打猎,一来可以补充家中的食物,二来可以将动物的毛皮拿到镇上换个把零钱。

爷爷是百里河一带身手最好的猎人。但是在一次捕猎中,爷爷赤手空拳和一头重达300多斤的黑熊搏斗,被黑熊咬伤了。我父亲听到声音端着枪赶来,那黑熊却钻入灌木丛中逃走了。没几天,爷爷因伤口感染去世。弥留之际,爷爷苦笑着对我们说:“也许这是报应吧,我这辈子猎杀的动物无数,没想到临了竟让动物把我给猎杀了。”父亲咬牙切齿地说:“我一定要找到那头黑熊,为您报仇!”我看见爷爷摇摇头,想要说什么,但他没说出来,就离开了我们。

为爷爷办完丧事之后,父亲将爷爷的那支枪交给我,我知道父亲是要把我培养成一个好猎手。从此,我们开始了寻找黑熊报仇的旅程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一个晴朗的午后,我们发现一些树上有被擦伤的痕迹。父亲断定附近一定有熊。果然,不一会,我们便看见在山坡的一边,一只强壮的黑熊挺着大得出奇的肚子在摇一棵树。父亲用低沉而充满仇恨的声音说:“就是它,它就是咬伤你爷爷的黑熊。”为了能更准确地击中黑熊,父亲让我趴在原地不动,他则屏住呼吸向前挪了十来米。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活着的黑熊,心里很紧张,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。

父亲躲在一棵树后,端起枪,扣动了扳机。只听“乒”的一声枪响,我吓得眼睛一眨。可当我睁眼看时,见那只黑熊没倒下,只听它一声怒吼,紧接着两条前腿撑离了树,后腿撑着地,将整个身躯直立起来,一股暗红的血从黑熊的左肩处汩汩外流。

父亲没有击中熊的要害,我被吓得半死。因为听爷爷说过,像熊和野猪这样的猛兽,如果不能一枪击中要害的话,是很危险的,它们会拼了命向你发起进攻。但这次却不是这样,黑熊好像个胆小鬼,倏地跑下坡,钻入灌木丛中跑了。

父亲垂头丧气地收起枪,显得很懊恼。我则问:“我看这只熊很胆小啊,挨了一枪就逃了。”父亲说:“那不是胆小,它是好汉不吃眼前亏,怕伤了肚子里的小崽子。”

我听了,不知怎的,突然有点担心起这只怀孕的母熊了。我又问父亲:“这只熊会死吗?”父亲显然有点不耐烦,说:“它不会死的,熊自我疗伤的本领很高,它知道如何用泥浆涂抹伤口,知道怎样让伤口尽快愈合。”

我们悻悻地回到家中,父亲一连几天闷闷不乐,他脑子里满是复仇的念头。之后,我和父亲又几次上山找这只黑熊,但是除了发现一点踪迹外,根本见不到它的身影。我有点怀疑那头母熊是不是死掉了,但父亲却坚信那母熊还活着,他说黑熊肯定是躲在哪个山洞里生小熊崽了。

3个月过去了,转眼便进入了深秋。如果入了冬,黑熊就会躲进山洞里冬眠,以后便很少出来,要找到它就更难了。父亲决定在它进入冬眠之前,再上山一趟,进行一次彻底的搜捕。

那天,我们带了足够4天的干粮,两条猎犬,两杆枪和充足的弹药,向山里进发了。

还好,这次我们很幸运。第二天早晨,父亲在一条河边发现了熊的爪印,通过这些新鲜的爪印可以断定熊就在附近。

不一会儿,我们的猎犬就在前面狂叫不止。我和父亲拿着枪爬到坡顶,看见两条猎犬已在坡底和黑熊交上了手。猎犬很勇敢,但它们肯定不是熊的对手。父亲举起枪,却迟迟不敢下手,怕误伤了猎犬。我们只好边走边向天上鸣枪,希望能吓退黑熊。但这次很奇怪,黑熊似乎不再怕枪,而是一边和猎犬搏斗,一边向另一个山坡上转移。等我和父亲赶到熊犬搏斗的地方时,我们的两条狗已被熊咬死了。那头熊也已逃到射程之外,黑熊每向前跑几步,就转头向我望一下,好像故意气我们似的。

看着被咬死的猎犬,父亲怒火冲天,刚要去追赶黑熊,突然听到几声“嗷嗷”的叫声。循着声音。我们在一个岩洞里发现一只小熊。父亲高兴极了,一个主意冒了出来。

我们找了一个只有一条通道的地方,把小熊用带子系到树上,然后在通道上设下陷阱,等着寻子心切的黑熊上钩。

我们等了很久,直到第二天拂晓,也没见母熊过来。天亮了,我和父亲只好从高处跳下来看看情况。在陷阱旁边,我们发现了熊的脚印。父亲对我说:“狡猾的家伙,它肯定发现了陷阱。”于是我和父亲放下枪,准备将陷阱拆除重新布置。

我刚把陷阱拆除,那只母熊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窜到我身边,张着血盆大口,使劲吼叫,一股腥臭气差点把我熏晕。我已经吓呆了。父亲这时正在不远处放下树上的小熊,他急得大叫:“该死的,快滚开!”父亲想去拿枪。然而枪正好在黑熊的身后。

我几乎绝望地看着父亲。这时,父亲手里抓着小熊,而母熊则死死地看着我,一个劲咆哮。父亲也许是吓昏了头,只听他说:“求求你,别伤害我的儿子。我把你的孩子还给你!”他真的把小熊放了下来。这真是够滑稽的,难道黑熊会像人一样守信用吗?

但是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母熊突然停止了咆哮,把头转向一边。它居然像人那样懂得游戏规则,竟然放我一马,来交换它的孩子。

小熊欢快地跑到黑熊身边,母熊朝天上吼了两声,然后向林子里走去。那时我真有点喜欢黑熊了。

我出神地望着黑熊母子的背影。突然“乒”的一声枪响,黑熊咆哮了一声,刚站起来,接着又是“乒”的一声,黑熊转过身来轰地倒下了。

我惊恐地转过头来看着父亲,只见父亲脸上挂着复仇胜利的笑容。

小熊“呜呜”地哼着,舔舐着母熊的脸。突然母熊吼了一声,抬起身子,父亲紧张地举起了枪。只见母熊一口咬住了小熊的脖子,眼睛睁睁地望着我们,慢慢倒了下去,再也没有起来。

没想到母熊竟用自己最后一点力量,将小熊咬死了。小熊没有一点挣扎,好像没有一点痛苦。我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。爷爷的仇终于报了,但我没有一点快意。当我再次抬头来看父亲时,父亲像傻了一样看着黑熊母子,枪从他的手中滑了下来!

上一篇:义狼案

下一篇:猎杀午夜郎君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