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综合性文章门户网站
www.xingfumofang.cn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学百科 > 微小说 >

天命将至

时间: 2019-08-21| 作者:露露 | 来源: 幸福魔方

这晚,周常贺住在了胡言颜这边。他给自己定下了几条规矩,其中之一就是不管怎么着,绝不留在御景园过夜。他情愿给胡言颜房子,银行卡,车子,她要什么就给她什么,只要他有能力办得到的都毫不犹豫地给她,但不会给她一个夜晚,他的夜晚只属于他自己,属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,他不会交给任何一个人。这是他多年来恪守的习惯。

这个晚上的前半夜,周常贺同白清泉、常青几个觥筹交错,兴尽而归,后半夜躺在胡言颜身边却怎么也睡不安稳,始终梦个不停。梦中的情景都发生在黑暗深处,他梦见自己撬开窗户摸进了一间屋子,用小手电左寻右探,进去的好像是间办公室,又像是私人卧室,有办公桌电脑,又有衣柜镜子。他轻轻拉开衣柜,柜子内是各式的衣服,有上衣裤子,也有围巾领带,都悬在一根不锈钢横杠上。他在衣服的下面发现了一只小提箱,掂了掂,箱子很沉。他将小提箱摆在地板上,他的手指触摸到它的按钮,啪嗒一声按钮开了。箱子内齐齐整整码满了钞票,红彤彤的,都是百元大钞。这时候他听见了胸腔内的响声,咕咚咕咚,像有什么东西玩命地碰撞着,险些将胸壁撞了个窟窿。他合上箱子,挟在腋下,翻窗跳出屋子,消失在黑暗中。这是第一个梦,他没有醒,接着第二个梦又开始了。他梦见自己蹲在一只保险箱前,左掏右挖,保险箱就是丝纹不动。他的额头冒汗了,身体开始哆嗦。他抹了把汗,继续鼓捣。最终他将保险箱弄开了,箱子有三层,上两层让钞票占领了,底下一层,一角码满了沉甸甸的金条,泛着诱人的光芒。在另一角的一只盒子内,藏着一个明亮的家伙。那时他还没见过钻石,他不知道那是真正的钻石,只觉得它光鲜得可爱,后来他一直鄙视自己,那么傻,竟然贱卖了它。他来不及细看,将保险箱内的东西一古脑儿扫进了随身带的袋子里。当他回身想离开时,怎么也跑不动了。他拼命挣扎着,扭动自己的身体,就是动弹不了。他的身体像陷进了泥沼之中。他低下头,才看见自己的身体让保险箱的锁孔吃住了,腰部下陷,越吃越深,快要吞及胸部了。这时候窗外突然蹿起了光亮,闪电一样扭曲着,凌厉地,将黑暗劈得支离破碎。光亮的背后是呼啸的人声,有人在嘶叫,抓住他,别让他跑了,这个恶贼。紧接着是急促的脚步声,许多入朝他奔了过来。他在这儿,这个贼。有光亮罩住了他。他绝望了,逃不了了,他的身体让锁孔咬死了,吞没了。

周常贺惊醒时浑身都让汗水浸透了,额头上挤满了冰冷的汗珠。用手抹一把,掌心湿漉漉的。有一个瞬间,他不知自己身处何处。借助室外微弱的光线,他将室内的装饰瞧了个大概,才明白自己躺在胡言颜床上。胡言颜猫一样蜷缩在他身边,一只手死死箍住他的腰,生怕他跑掉似的。她沉浸在梦乡里,呼吸均匀,身体柔软而温热。他们的儿子周小宝睡在床边的摇篮里。孩子刚过了一周岁,正是咿呀学语的时候。有一次,她抱着孩子,指着他问,你让小宝叫你大伯还是爸爸?爸爸,当然是爸爸。他答应得理直气壮。他是孩子的爸爸,可真要让孩子叫他一声爸爸,并不是这么简单。他握住她的手,想将它从腰部拿开。他刚碰到她的手臂,她就尖叫了一声,你别走,别丢下我。她的声音是惊恐的,就像一个遭到遗弃的孩子那样惊惶而可怜。言颜,言颜。他轻轻唤了她几声,并没有回音,她仍在睡梦中。他怕惊醒了她,将她的手放回了原处,任由她抱着。

胡言颜的梦话让周常贺陡然有了愧疚。她跟了他快三年,他同她睡一块儿却是第一个晚上。如果不是她生了他的儿子小宝,就是喝醉了酒,走错了路,他也不会晚上进入她的屋子。他是有老婆孩子的人,他的老婆叫陈秋灿,女儿叫周景。胡言颜只比周景长了五岁,每次他睡在她身上,都让他产生一种乱伦的错觉。他不该有胡言颜这么一个女人。他同她的交往源于一个游戏。有一次他同白清泉和马绍武一帮人胡吃海喝,少不得扯到女人。白清泉可能多喝了两杯,嘴巴就不关风了。张小丽,知道不?晚报娱乐版的编辑,三天,就三天,我就追到了手。白清泉喷着酒气说。周常贺本来端起了酒杯,想趁火打劫浇灌白清泉几杯酒。马绍武却一挥手,挡住了周常贺酒杯的去路。白哥,你那算个鸟,电视台晚间娱乐节目的主持人,孙袅袅,那可是个标致的美女,要肉有肉,要骨有骨,你们都见过吧?没见过真人也在电视上见过她的影子吧?三个小时,我他妈就三个小时,将她扔到了皇天酒店的床上。马绍武目光炯炯,脸上堆不下了得意。周常贺见不得马绍武的张狂,假意说了几句感慨的话。三天能追到手的女人,同婊子有什么区别?要是有让我追三年的女人,那才带劲。他的话明里冲着白清泉,暗里捅了马绍武一刀子。马绍武一愣,无话来反驳周常贺。这年月能让老子追三年的女人都死绝了。马绍武愤愤地说。那是你们没这个福分,我倒认识一个女孩子,如果谁半年追到手,我这辆宝马就归谁。白清泉将话扔给了桌面上的人,眼睛却往周常贺身上瞟,分明就是赌他周常贺。你说是谁,我他妈最多六个小时搞掂她。马绍武捋了一把袖子,横里接下了白清泉的赌注,他的语气金戈铁马。瞧你那德性,不是我说你,就是跟在她屁股后面六辈子你也未必追得上,除非霸王硬上弓强暴了她。白清泉朝马绍武丢了个眼色,除了我们的周总,我看谁也别动这个歪心眼。白清泉说的就是胡言颜,周常贺并没有见过这个女孩子,让他们一激将稀里糊涂接下了招,同他们一伙赌上了。

上一篇:除掉老婆

下一篇:风水师收徒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