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综合性文章门户网站
www.xingfumofang.cn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学百科 > 微小说 >

阿尔泰山淘金记

时间: 2019-08-21| 作者:露露 | 来源: 网络整理

1

阿尔泰山有72条沟,沟沟有黄金。这话一点不假。1983-1988年高峰期,整个阿尔泰山据说有来自全国各地的百万淘金大军,这些人被称为“金客”。我去淘金的锡伯渡,上下10公里的额尔齐斯河两岸,是72条金沟之一,1985年的整个淘金季就有十万金客在这里寻求一夜暴富的梦想。当然,我也是其中之一。

奔涌的额尔齐斯河发源于阿尔泰山南麓,自富蕴冲出山谷后就一路向西直奔,是我国唯一一条自东向西流入北冰洋的外流河。汹涌的河水从大山里奔出后不仅带来各种奇异的鹅卵石,还带来了阿尔泰山里的黄金。当河水进入黑山头后,有80公里的开阔平坦地段,河水平静下来,黄金也沉落到两岸。

锡伯渡就处于这段平缓河流的中部,又由于河水在这里转了几个大弯,夹杂在混浊沙泥里的黄金便大多沉落在这一区域,这里便成了一条富矿区。但是,我们过去一直生活在金矿上,却不知道有黄金。

锡伯渡过去是一个古渡口,河的南面是广阔的平原地区,河的北面是连绵起伏的阿尔泰山脉,山里草木丰盛,是优良的夏季牧场。福海县各牧点的牛羊,每年春季从这渡河上山,秋季又渡河下山,平时南来北往的人车不断,因而,别看这里仅是十几户人家的小连队,却一年四季热闹非凡。

当年在阿尔泰山淘金有两种,一种是在山里开矿碎石洗金,淘得的金子称为沙金。沙金大多沙粒大小,也有米粒大小,最大个体不过黄豆大小。沙金质地较好,色泽纯正,含金量高,是上品货色。但是开采沙金难度大,一要找准矿脉,二要开山炸石挖洞,三要有专门的设备,四是用工多,五是风险大。

开山淘金是极辛苦极危险的。小的几十号人,大的上百号人,挖洞的、运料的、碎石的、洗金的,分工明确团体作战。其中挖矿和运料风险最大,是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讨饭吃。山洞最大不过两米高,有的只容人一个人地爬进爬出,把石头一块块钎下来,再一块块背出去,稍有不慎就会被砸伤或砸死。

那年头好像所有人的命都不值钱,值钱的只是金子。金客们怀揣发财梦,老的少的,男的女的,有的是全家老小从河南、四川、甘肃、河北、黑龙江等全国各地蜂拥而至,没人清楚到底有多少人,家在哪里,叫什么名字。在金区死人事件经常发生,人们早习以为常。据说有一个矿塌顶一下埋了十几个人,就直接封洞了事。

不光是开山矿死人多,在河边淘金死人也经常发生。因为开山矿难度大,更多人选择在河边淘金,但是河边地盘有限,血拼地盘之战随时上演,今天一帮甘肃人打跑了河北人,明天一帮河南人又打跑了甘肃人,后天又不知哪跑来一帮人。有一次当地人打捞淹死的矿工,一公里河道里捞出几具尸体。

在金区处理命案的方式很简单,干活中砸死或淹死的,老板给其家人顶多50克黄金,抢地盘被打死的,工头和金客凑资每人顶多30克黄金,遇上找不到地址和家人的连钱都省下了,好的用烂木板钉个棺材把人埋了,不好的就直接挖个坑埋了。你知道那时一克黄金多少钱吗?公价29元,黑市价41元。

另一种在河床上淘金相对容易,安全多了,几乎不要什么成本:一个铁皮卷的三米长,的抽水筒、一条木板钉的水槽、一个中间有个圆窝的铁簸箕,加上一条牛毛毡,两个人就可开工了。这种在河床沙子里淘出的金形如小麦加工后碾碎的麸皮,所以叫麸皮金。麸皮金成色好,但最后吹金时总有黑沙夹杂,净度略差些。

当我12岁离开,17岁怀揣着和所有金客一样的黄金梦重回到我出生的地方锡伯渡时,一切的一切与我童年的记忆相比都已变得面目全非,家乡已不是原来的家乡,很少有几张熟悉的面孔。我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外来金客。我家曾住过的房子挤满了我从未见过的人且臭气熏天。

我到锡伯渡的当天,就听到大人小孩沸沸扬扬地议论狗头金的事,个个脸上既兴奋又羡慕还有几分妒嫉。一打听才知道,前天晚上一对从河北来的年轻夫妇,晚上一起到离地窝子不远的小河汊子解手,男的顺手摸了个石头擦屁股又一扬手扔进水里,女的发现男人擦屁股的石头落进水里后,在月光下闪闪发光。女人问男人你擦屁股的石头怎么会发光呢?男人打趣说我用金疙瘩擦屁股呢。女人就到水里去捞出那块石头,用水洗了洗在月光下仔细一瞧,妈呀,真是一个金疙瘩!小两口兴奋得一夜没睡,第二天一早拿到金老板那一称,天哪!半斤多重的狗头金,当即卖了一万多元钱,工具衣服啥都不要了,当天就往老家赶了。

上一篇:金杯恩仇录

下一篇:校长斗色狼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