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综合性文章门户网站
www.xingfumofang.cn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学百科 > 微小说 >

金杯恩仇录

时间: 2019-08-21| 作者:晓峰 | 来源: www.xingfumofang.cn

烈日当空,大地如炙。童家庄的气氛也如外面的天气,热闹非凡。

童家庄的主人童立天将家迁到川北算起来已快满十个年头了,他也并没有因为是外来户而受到排斥。恰恰相反,童立天为人豪爽,甚得众人尊重。这天正是童立天的五十大寿,他没有多少亲戚,但众邻里都跑来童家祝寿。

眼看就到了开饭时间,这时外面传来“得得”马蹄声响,前来祝寿的一人开玩笑说:“来得早不如来得巧,这准是童庄主的远亲到了。”

说话间,马蹄声渐近,只听一声长嘶,马已在庄外停了下来。紧接着一名庄丁走进大厅报告说:“童庄主,外面有两个劲装汉子想要见你,这两人以前我似乎从未见过。”

童立天心里一紧,暗想自己老家已无亲戚,虽说来川北后纳了小妾青红,但青红家里的人庄丁也应该认识,难道是……

这事已不由童立天细想,他连忙迎了出去。童立天见门口站着两个三十来岁的中年汉子,俱是一身黑衣黑裤打扮。虽说眼下天气炎热,可那两人脸上似乎没有一滴汗珠。

两人见了童立天,拱手说:“阁下想必便是童庄主,在下乃大王侯加爵的兄弟,大王说有十年未曾与庄主谋面,今天特来拜会。在下奉大王之命,先来一步告知庄主。”

川北多山,骑马多有不便,不少人外出都是乘坐滑杆。这两人先行一步骑马前来通报,后面的人却是缓缓而行。童立天顿时变了脸色,暗想到底还是来了,不过他脸色瞬即恢复正常,将两人迎了进去。

原先祝寿之人骤然见到这两个黑衣汉子,忽然感到一丝凉意,便连脸上的汗水也都变成了冷汗,整个大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。

童立天勉强~笑:“各位,故人来访,我得进去好好准备一下。”

童立天匆匆走入里间找到儿子童鼎,带他去见小妾青红,童立天对青红说:“敌人找上门来了,我们得出去避一避。”

青红跺脚说:“可是我一个小脚女人,怎么有法跟你们两个大男人一起跑?”

童立天说:“你就在家里好好帮我应付,这事与你无关,想必他们不会为难于你。”

青红不信,但童立天己顾不了许多,直催她拿钱出来。童鼎问:“爹爹,究竟是什么样的敌人?我在龙章山跟师父学武已有八九年,再说这里有很多朋友,难道还怕他们不成?”

童立天叹了口气说:“你还记得十年前吗?他们可是来者不善哪。”

童鼎顿时变了脸色。

十年前童鼎才八岁,那时他们老家遭遇百年难遇的旱灾,一家人逃难去了川南,不想途中染上瘟疫,就只童立天与童鼎活了下来。两人来到川南,住在一户人家里,那户人家的主人就是侯加爵。不想侯加爵行为古怪,如同惊弓之鸟,时时胆战心惊,似有隐情。童立天觉得人家收留自己,便想为对方解忧。谁知不知不要紧,一知反而引起了他的贪欲。

原来侯加爵不知从哪里得到一个金杯。这个金杯系由纯金打造不说,关键还是前朝御赐之物,说是一位大臣口碑不错,皇上赐他这个金杯。金杯已有些年份,当然价值不菲。侯加爵手里捧着金杯,时时担心有人来抢。

童立天知道后,趁一个黑夜去偷,不想被侯加爵发现,两人当下发生争执,童立天失手伤了对方。童立天本想取侯加爵一家人性命,但见对方满脸俱是哀求之色,心想自己这是恩将仇报,再说身边跟了个八岁的小孩,自己昧了心不要紧,只怕还会影响到童鼎的人生,于是放过了侯加爵一家人。

在投奔侯加爵之前,童立天便曾将自己的情况告诉对方,是以他不敢回家乡,只好转身来到川北。这里民富殷实,童立天卖了金杯,在此安下身来,还娶青红为妾,一家人倒也过了十年太平日子。万没想到十年后侯加爵居然找来了,而且他的手下称他为大王,显然他现在已落草为寇。

童鼎在十年前虽说是小孩,但这事影响太大,是以他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。来到川北后,童立天曾送儿子到龙章山道观习武,但所学之武对付寻常两三人尚可,这次侯加爵既然敢公开上门,必然有恃无恐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