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综合性文章门户网站
www.xingfumofang.cn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学百科 > 微小说 >

剑殛·鹤惊中原

时间: 2019-07-16| 作者:珍珍 | 来源: 幸福魔方

第一章 险脱魔爪

多少年过后,许飞扬依然清晰记得那诡异、恐怖的景象。

身为武林中至尊无二的剑仙门主,他虽然年轻,却决不是孤陋寡闻的人,更非少见多怪的人。然而那副景象却深深地震撼了他,乃至多年以后,依然具有把他从梦中惊醒、并紧紧攫住他的心的余威。

那天,他率众人从沈庄突围后(剑仙门及沈庄事件详见《剑殛 魔教东征》本刊07年3月末),经过一日一夜的疾驰,才摆脱了魔教的穷追不舍,并在傍晚时分来到龙虎关下。龙虎关关门紧闭,他们只好在关外露宿,准备在第二天凌晨关门打开后入关。

龙虎关外静谧安详,荒烟蔓草间只有几只受到惊吓的野兔蹿来蹿去,惶恐不安地打量着这群携刀佩剑的不速之客。吃过晚饭后,许飞扬就钻进为他搭起的帐篷里,他记得沈庄庄主沈家秀进来看他,并和他作了一番长谈。但谈话的内容他后来都记不清了。相反,他牢牢记住的却是深入骨髓的疲乏困倦,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。在那以前和以后都未曾有过这种感觉,他当时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过后很久,他才不得不在心里羞愧地承认,他是被肩上的重担压垮了。

他忘了究竟是在什么时候,忽然听到帐篷外传来几声惊骇的叫声,随即便是步履杂沓声和惶急的喧哗声。

许飞扬本能地想到是追兵到了,他起身钻出了帐篷,却见旷野中人影散乱,似是相互转告事情。同时许多人伸手指月,仰脸望天。

他随众人的手指望去,却见半空中、明月下,赫然出现一队骑兵--天上的骑兵。

其中一位位置略高一些,好似鹤立鸡群。他骑着白马,身穿戎装,头戴王冠,骑马在半空中似乎在搜寻什么,眼中发出两道红光,不停的在幽暗的天空中扫来扫去。

月光直射下,这一支为数几百人的骑兵个个仿佛透明的一样,如同水晶做成的。不知是从谁的春闺梦里直接奔驰到了这里。

“是海市蜃楼?可是这是夜间啊。”许飞扬喃喃道。

沈家秀随后走出,他看到空中的景象时也惊呆了。但马上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,他还没说出那句可怕的话,却听远处传来一声大喝:“大家小心,快隐藏起来,那是幽灵王!”

众人都听出那是少林第一神僧大智,同时也明白了自己已处于世上最危险的境地,心中同时回荡着一个可怕的声音:

“第一神魔幽灵王!”

所有人都立即隐藏到草丛中、乱石后。许飞扬明知无用,还是拔出剑来,反手拖住沈家秀,钻入齐腰深的荒草中。

空中的骑士开始动了,在天空中来回巡弋。众人看到马蹄依然翻飞,如同在地面上一样,也清楚地看到白色条纹状的马腹。

那两道电射似的红光从空中扫向地面,一寸寸搜索着,草丛和乱石并不能遮蔽住它。

“糟糕,他会发现的。”沈家秀低声骇然道。许飞扬的心里也涌起一阵恐惧,他用手捂住胸前的魔印,心里不停地念诵师门的“心不动诀”。

每个被那两道红光照射到的人,都觉得是被一种奇异的力量穿透了,仿佛是被一双邪恶的眼睛在自己赤裸的身体上逐分逐寸扫描了一遍。

伏身草间的张小明便感受到了这种羞辱,当他看到那两道红光又转向左侧的苗玉时,忽然怒不可遏。从草中冲出,抖手打出两片灵符,迎向那两道红光,大骂道:“何方邪物,敢恁地无耻?”

那两片灵符被红光射到,登时粉碎,然而红光却也随即消失。

“下方何人,敢与本王作对?”空中那位王者讶然道,在他行经之地,所有的“人”都只有伏身躲避的份儿。

“休得鲁莽!”大智神僧喊声已近,听上去他正疾奔而来。

张小明正要说话,却见空中两名骑士策马向他俯冲而下,伸手向他抓来。张小明左手一抖,十余道磷光打出,那两名骑士似是颇为畏惧,策马向两旁闪去。

旋即一道黑影向张小明扑去,张小明一吹,那十几道磷光已然不见,一双蒲扇大的手掌继续向张小明肩头抓去。

许飞扬在旁看得分明,却是幽灵王从马上探身而出,身子蓦然拉长,身躯也涨大了几十倍,手掌却已堪堪抓到张小明肩头。

霎时间他心中畏惧全消,一声清啸,剑已刺出。这不过是他的本能反应,他和张小明之间还有十几丈的距离,殊不料他一剑刺出,剑竟飞起,他也被印剑飞起的力量所带动,直飞空中。

一道耀眼的剑芒射向幽灵王庞大的身躯,他似是犹疑了一下,身子一缩,便又成原来的样子,端坐马上不动。

“身剑合一!”沈家秀在心中惊叹道,不禁怀疑自己看花了眼。他虽不会武功,胸中所藏武学见识和眼力并不逊于任何一派宗师,却未料到许飞扬武功已臻此境界。

“尔是何人?所用是何武功?”幽灵王隐伏千年,重履中土,却没想到两个小娃娃也敢向自己挑战。

“我是剑仙门许飞扬,正是你要找的人。”许飞扬凛然不惧,他宁愿幽灵王只找上自己,放过其他的人。

“剑仙门?”幽灵王似是诧异,心中却隐生畏惧,他上一次便是在许正阳剑下被打得形神俱散,虽赖魔尊之力得以不死,却也未能自行恢复。直待魔尊复出方得以重获灵力,所以对剑仙门最是忌惮。

同时他也感应到:上次与他对抗的那个“邪神”正全速赶来,自己虽恢复了两成灵力,却得来不易,如不慎毁在中土邪神手上,只有重回总教恢复了,岂不误了大事?

他手中权杖一挥,这队骑士登即御空飞行,瞬息间已不见。

众人仰望空中,除一轮明月外已别无一物。然而幽灵王和那队骑士的影子依然凝固在众人脑海中。

“我佛慈悲。”一声佛号过后,大智神僧已从空中电射而至。他头上热气蒸腾,白雾氤氲,显然是把体内神功已发挥至极了。

众人纷纷从草丛中、乱石后走出来,张小明握着许飞扬的手,惊悸犹存,适才幽灵王那一抓虽然没触到他的身体,却把他的心紧紧攫住了,至今仍不能放松开来。

“大师,您可真是总在适当的时刻在适当的地点出现啊。”沈家秀笑着说。大智神僧的到来无疑给每个人吃了一枚定心丸。

“好险!好险!”大智神僧连连叹道,头上白雾渐敛,最后如缕缕白烟般收回他的头中。众人看了,既惊异又觉得好玩。

沈家秀知道他所说的“好险”的意思。魔印虽被许飞扬以心法和印剑克制住,但如果被幽灵王的“魔眼”搜索到,依然会被发现。幽灵王的灵力便来自魔尊,而魔印正是魔尊魔功全盛时期以灵力幻化而成的,二者如同母子一般,自然会有特殊的感应。或许幽灵王正是感受到了魔印,才驻马空中,用魔眼仔细搜索这片地面。假如真被他发现了,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了。不论是大智的神功,剑仙门的威名,还是所有人的力量,都无法抵挡幽灵王和他这队幽灵骑士,想保住魔印是绝无可能的。

上一篇:铁桥仙

下一篇:墓法墓天之役鬼通神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