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综合性文章门户网站
www.xingfumofang.cn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学百科 > 微小说 >

打蚊子神功

时间: 2019-07-10| 作者:婷婷 | 来源: 网络整理

“什么?没钱!”满脸横肉的大汉挥起拳头,骨瘦如柴的老乞丐被拳头砸中,一连前进了好几步,手里的竹杖滚了好远。

“臭叫花子,在这条街上乞讨就得交维护费!” 大汉还不罢休,抓住老乞丐的脖颈,又要挥拳来打。

“住手!”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厉声喝道。

大汉愣了一下,见说话的是个年幼无知的毛头小子,脸上显露一丝邪笑:“大爷明天手痒,正愁没中央挠呢!”说完,扔下老乞丐,抡起拳头砸向少年。少年名叫阿文,学过几天罗汉拳,惋惜天资平平,徒弟怕砸了招牌,没几天就赶他出门了。

这不,大汉一拳就把他打飞了出去,再扑过来预备补上几脚。这时,老乞丐悄悄踢了一脚掉在地上的竹杖,竹杖恰恰滚到了大汉的脚下。大汉没留意,一脚踩在了竹杖上,立马摔了个狗啃屎。这下他愈加愤恨了,爬起来再次朝阿文抡起拳头。

老乞丐倏地走了过去,拉住了大汉的手臂,赔笑道:“大爷,您大人有少量,就不要和这个小鬼计较了!”

大汉想抽回手臂,却发现手臂像被固定住了似的,怎样也动不了。他飞起一脚,朝老乞丐踢去。奇异的是,无论他往哪边踢,都踢不到老乞丐,倒把本人折腾得气喘如牛。

“等着……臭叫花子……一会儿给你美观……”大汉跌跌撞撞地跑走了。

“老爷爷,你快走!那好人一会儿会带更多的恶棍来!”阿文对老乞丐说。

老乞丐笑呵呵地说:“孩子,你本人赶忙跑吧。我都一把老骨头了,跑不动了。”

“那不行,老爷爷我背你!”老乞丐也不推托,趴到了阿文的背上。

这时,大汉带着几十团体追来了:“在那里,快!”

“往豆腐巷跑!”老乞丐说。

阿文背着老乞丐慌忙向豆腐巷跑去。

大汉一行人在后头穷追不舍,眼看就要追到了。

阿文紧张极了,背上的老乞丐倒是气定神闲,看不到一丝的担忧,他指挥阿文左钻右钻,甩掉了大汉,躲进了一间破屋子内。

阿文这才放下了老乞丐,累得整团体趴在地上喘气。

“孩子,你一点功夫也不会,学人家行侠仗义,那不是自取灭亡——自掘坟墓吗?”

老乞丐的话让阿文羞红了脸。他喘着气,好半天赋答复:“我学过罗汉拳,可是教拳的徒弟把我赶了出来。”

老乞丐端详着阿文,笑着说:“你天资缺乏,体魄羸弱,的确不是练罗汉拳的料。”

阿文黯然地低下头。

“你也不必灰心。天底下有那么多种武功,罗汉拳你练不了,总有一种是你练得了的!天资不是习武的条件,勤劳才是!”

老乞丐的话就像一剂灵药,让阿文死灰般的心登时复生了。他冲动地问老乞丐:“老爷爷,我吃得了苦!不晓得这天下哪一种武功是我练得了的?”

“你真的想学?”

“做梦都想!”

“哈哈,那你肯拜我为师吗?”老乞丐笑着说。

“拜您为师,您会武功?”阿文诧异地问。

老乞丐也不答复,漠然地笑着。

阿文想起方才与大汉打斗的场景,猛地回过神来:“哎,我真傻!您要是不会武功,我方才得挨多少拳脚呀!”

正值严冬,天气闷热。阿文被关在一间昏暗的密室里,老乞丐放了整整一布袋的蚊子出来。

“阿文,你只需能拍死一只蚊子,就算过了第一关。”

“这么多蚊子,拍死一只要什么难的?”阿文心想。

蚊子黑漆漆的一大片,像“天女散花”一样,扑咬在阿文的身上。阿文赶紧抬起手掌,对着蚊子乱拍。奇异的是,这些蚊子迟钝得很,不论阿文怎样拍,它们都能躲闪开。

阿文左扑右跳,时而单掌猛拍,时而双掌击打,时而抬脚重踏,时而……练功的第一天,阿文不只没有拍死一只蚊子,还被蚊子咬了一身的包。

“如今保持就不必受苦了。”老乞丐笑着对阿文说。

阿文咬咬牙,说:“这不算苦,我受得了!”

第二天,第三天……一晃过来一个月了, 阿文整团体瘦了一圈。不过,他还是连一只蚊子也没打死。

“打不死蚊子,证明你的速度没有蚊子快。”

“师父,这些蚊子怎样飞得这么快?”

“的确不一样,这些蚊子全都会功夫!”

“师父,难道就没有凑合这些蚊子的窍门吗?”阿文说。

“窍门?没有!有些身手只要兢兢业业才干学会!”

老乞丐的话让阿文愈加刻苦练习起来。

半年过来了,阿文还是一只蚊子也没打死。但是他发现本人出了密室后,可以随便地抓到飞行的苍蝇,能明晰地看到蚂蚁的表情,能疾速地挪动身体还不带喘气。

这一天,阿文又在密室里练功。练着练着,电光火石之间,阿文觉得蚊子看上去比平常大了许多,一只看起来最胖的蚊子正在叮阿文的手臂。

“就它了!”阿文挥起手掌,蚊子立刻就被拍死了,“我成功了,我成功了!”阿文捏着拍死的蚊子,离开老乞丐面前。

老乞丐淡淡地说:“这才过了第一关,还有第二关呢。”

老乞丐交给阿文一个黑色的布袋,“你把密室里一切的蚊子都装进布袋里。而且,你不能打死一只蚊子,连它们的一根毫毛也不能伤到。做到了,才算过关。”

“抓活的,蚊子还不能有一点儿受伤?”阿文摸着布袋喃喃自语,“还得在一天之内抓完,这做起来也太难了吧?”

起先,阿文一只蚊子也抓不到。后来,蚊子是抓到了,但不是捏死了,就是捏残了。

转眼又过来了半年。一天黄昏,阿文提着鼓鼓的黑布袋,交到了老乞丐的手里。

“你成功了?”老乞丐笑著问。

“是的,师父!”阿文的脸上难掩兴奋之情。

学会了“打蚊子神功”的阿文辞别了老乞丐,离开了街上。

阿文又看到了那个大汉。此时他正在刁难一个挑担子卖馒头的中年人。

“求求你,别砸我的担子啊,我还要靠着卖这些馒头养家糊口呢……”

“不交维护费就敢来我的地盘卖东西,我看你是找死!”说着,大汉就乱拳打起了中年人。

“你这好人又欺负人!”阿文大呼一声。

大汉猛地吹了一声口哨,从街头巷尾里立马冒出了十几个壮汉,把阿文团团包围起来。

“打他!”大汉叫了一声。

十几个壮汉朝着阿文拳打脚踢起来。

这么多人围攻本人,阿文起先还有点镇静。不过他很快就发现,他们打来的拳头慢吞吞的,踢来的腿脚慢悠悠的,他很随便地躲过来了。打了半天,十几个壮汉连阿文的衣服也没有碰到过。

“真邪门!”大汉使了个眼色,那些壮汉去搬来了十几把刀。不过,这么多人挥着刀也照样伤不到阿文。

阿文不慌不忙,轻松地夺下一把刀,然后像一阵风似的,从这些恶棍的身边“吹”过,又“刮”回他们的面前。

这些恶棍不明就里,又要来打阿文,后果一个个被本人掉上去的裤子绊倒了。原来,阿文用刀把他们的裤带都割断了。

阿文厉声说:“我可以割断你们的裤带,也可以割掉你们的脑袋!”

那些恶棍听了,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,提着裤子兴冲冲地逃跑了。

后来,这条街上再也看不到那些欺压百姓、收维护费的恶棍了,百姓们又过上了安宁祥和的生活。

再后来,阿文又去了许多中央。江湖下流传着一句话:“哪里有恶棍,阿文就去哪里!”

上一篇:连心诀

下一篇:棍僧行一

相关阅读